凶猫4(1 / 3)

当然,岳凌楼在养花花的这五天里也遇到很多麻烦。自从铁链再也拴不住花花后,岳凌楼就任由他在院子里活动。结果院子狭小的空间很快就无法满足他的好奇心了。岳凌楼一不留神,他就越墙而出。  耿府的其他人一见到他就锣鼓喧天地喊打喊杀,他的尖牙利爪又是碰则见血的利器。每次大战后都落得两败俱伤的下场,要不是因为有岳凌楼的袒护,他早就被众人剥皮抽筋了。  五天后,岳凌楼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。花花在被耿府下人追打时慌不择路地翻出围墙,跳到了大街。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车流和行人,行人也从来没有见过披着豹皮的猛兽小孩。  因为双方都受到了惊吓,场面顿时失控。混乱中花花咬伤了四五个行人,自己也被车轮碾伤了腿。最后还是周正通率领衙差匆忙赶到,围追堵截把花花制服。他早就听说耿家养豹的流言,立即押着花花去向岳凌楼兴师问罪。  正在气头上的周正通劈头盖脸地怒斥岳凌楼:“你怎么能把这头伤人的猛兽留在家里?今天的事情就是一个该让你好好反省的教训,再这样下去他必定还会闯下大祸。”  岳凌楼不甘示弱地反击道:“无论你怎么看他,他在我眼里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济弱助困、匡扶正义难道不是你的职责所在?你怎么能对他见死不救?”  周正通见岳凌楼毫无悔意,语气变得更加严厉:“他野性难驯,不能留在世俗。岳凌楼你不要忘了,他还是咬死过三个猎人的凶手。我本来可以直接把他关押候审,我是看在耿家的面子上才给你一个反躬自省的机会。”  “周大人,冤有头债有主,你算账应该从头算起。要不是因为他的同族惨被残害,他也不会一路追杀至此。你要对他绳之以法,那他被剖尸取胆的同族又该到何处去伸冤?”  针锋相对的两人你瞪我我瞪你,谁都不肯退让。剑拔弩张的气氛中,其他人也跟着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。众人脚边被绳索五花大绑的花花仿佛感受到什么,悲伤地低下头露出知错悔悟的表情。  长久的对视后,周正通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他铿锵有力地说出最后决定:“你要么承认他是豹,把他送回云南去,此前所有事我都不予追究;要么就承认他是人,那他咬死三个猎人的案子该怎么审就怎么审。他该死该活自有王法定夺。”  听似留给岳凌楼两条路选择,但其实已经是把岳凌楼逼入绝境,除了把花花送回云南之外别无他法。因为野兽伤人从来都是不问青红皂白地一律打死。虽然花花介于人兽之间的非常特殊,但是岳凌楼没有把握可以在诉讼中保住他的性命。  渐渐冷静下来的岳凌楼迎向周正通刚毅不

最新小说: 从苦力到塔界之王 我爹海瑞 梦回水师营 铁道炊事兵 瀚海百丈冰 最强昏君:朕就是要造反 狼出寒门 这个少爷很逍遥 明末大拯救 我为曹贼